网站公告:

2017年全国青少年天文与航天夏令营  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2017年优秀大学生暑期学校  中小学天文教师暑期培训班

学生活动 >>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学生活动 > 正文

柔焦的眼镜 缓慢的流星——记说走就走的官厅之旅

更新时间:2016-10-11 23:41:00点击次数:427次字号:T|T
相关介绍
正如上面那个作者所说,10月8号晚上的大晴天不可浪费,我决定放弃蹭9号的课,然而8号早上的课还是想蹭一波,所以7号下午临时决定乘坐8号下午的火车前往官厅水库观星。由于我们一行只有两个人,我只拿了一个英田60APO试图看一些目标。10月8日下午一点,我们准时从小西门出发,到明光桥南乘坐694路到北京西站。之所以说这么详细是因为我觉得694路好的不行行,五毛钱二十分钟,又快又便宜。当Y517次到达官厅西站时,正是日落时分,大地、小山、官厅湖都披上了金色,远处的风车真是卧哭风叠,不禁让我想到我的退休生活……还有四十多年呢,现在想它干嘛。

吃过晚饭(好吃的胖头鱼)之后,天就黑了下来,我二人到一处偏僻角落进行各自的观测。天是那样冷,冻得我瑟瑟发抖,或许真的应该穿羽绒服来着。
   下面是我的观测报告:
·三脚架有一个腿张角比其他两个大;
·经纬台高度角方向难以旋转了;
·有一个目镜卡在目镜盒里拔不出来了;
·望远镜包结霜了。
放弃了望远镜观测之后(当然我还是看了一些目标的233),我就静静地躺在了星空之下,看着淡淡的银河从头顶划过,思绪就乱飞起来。比如九点多时南边扑来一大片云,我就在想他们一定会说我又施法了。偶然划过一颗缓慢而明亮的流星,心中就是一阵欣喜,何年何月我才能看上一次流星暴雨呢?我什么时候能有女朋友呢?想的时间长了,我发现眼前的星星都模糊了,也许这就是进入了空灵之境?并不是!官厅毕竟水汽大,眼镜上结雾了,对星星产生了柔焦效果,好多星星都看不见了,夜空仿佛一下子寂寥了。数了六颗流星之后,我二人觉得看得差不多了,于是回屋睡觉。结果饭店大门锁了我们进不去了,无奈我只好给老板打电话,大半夜把老板喊起来开门。

第二天吃过早饭,我们乘坐4416次返程。丰沙线的绿皮火车沿着永定河一路开向北京,沿途山水正适合坐这种慢车来欣赏。其实我是喜欢坐火车的,就是太懒了,难得坐一次,所以就和火车合影留念一下吧。